贝因美奶粉最新事件遭曝光,贝因美奶粉好吗?

贝因美奶粉最新事件遭曝光,贝因美奶粉好吗?

2009年贝因美以最高市场份额,成为国产奶粉第一品牌,但近年来经历了诸多波折。图文无关。(视觉中国/图)

2023年1月起,贝因美(002570.SZ)陆续发布“向银行申请资产抵押贷款”“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涉诉”“2022年业绩亏损预告”“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收到法院执行通知书”“深交所关注函”等公告。

贝因美被誉为“国产奶粉第一股”,2022年11月份刚度过自己30岁的“生日”。

2022年,贝因美预计亏损1.2亿元-1.8亿元。同比由盈转亏,它将宜昌、杭州、北海、黑龙江、吉林等地的自有土地、厂房、机械设备等账面价值合计10.43亿元(未经审计)的资产向银行申请抵押贷款。

公司控股股东贝因美集团和实际控制人谢宏,被杭州中院出具执行通知书,向申请执行人长城国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计支付款项3.16亿元。因这一纠纷,贝因美被申请执行冻结了48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。

就在2018年年底,已连续巨亏两年、濒临退市的贝因美,遇到了前来纾困的长城国融,后者出资5.03亿元,帮助贝因美摆脱流动性紧张的困境,让其成功摘帽。

当年的签约仪式上,谢宏最后一个上台,用一个持续了3秒的90度深鞠躬感谢“白衣骑士”。半年后在接受《中外管理》杂志采访时,谢宏对这一深鞠躬的解释是“这是救命的,救命之恩”。

那时的谢宏很有底气,他说在30年周年庆的时候,也就是2022年,贝因美将重回巅峰。但到了2022年三季度末,该公司货币资金6.24亿元,短期借款达9.21亿元,流动负债合计19.64亿元。

“神童”的企业

谈到贝因美,就无法不提它的创始人谢宏。在贝因美官网介绍中,用了较大篇幅介绍这位现年58岁的创始人、首席科学家,“谢宏在食品科学、人类学、社会学、哲学、心理学、教育学等方面颇有研究,首创成功生养理论体系”,著有论著二十余部。

一位贝因美离职高管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“员工几乎没有人称他‘谢总’,他喜欢别人叫他‘谢老师’。”贝因美官网写道,谢宏“十五岁就读大学——神童;出身高校、拥有双学位的大学教师——儒雅、博学”。

据官网介绍,谢宏在1992年辞去杭州商学院(浙江工商大学)的行政职位,创办贝因美,最初主打婴幼儿速食米粉,以此铺开销售网络后,发力婴幼儿配方奶粉。

2008年“三聚氰胺事件”爆发,“贝因美是少数几个没出事的。”一位资深奶粉行业从业者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随后几年,贝因美营业收入、净利润迎来高速增长,2009年它以8.2%的市场份额,成为国产奶粉第一品牌。

2011年4月,贝因美登陆深交所。

这一年,谢宏46岁。这个年纪带领企业上市并不罕见,但谢宏在贝因美上市仅三个月后,突然宣布辞去董事长兼总经理等职务。对这一“闪辞”举动,至今市场上仍然传言颇多,他对外表态是“因病卸任”。

创始人“离开”后,贝因美进入动荡期。它开始走马灯地更换董事长,谢宏离开后,原副董事长朱德宇接任,九个月后,原独立董事黄小强接任,又一年半后,时任总经理王振泰接任第四任董事长。

上述贝因美前离职高管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“连续几任高管都是谢老板的同学”。根据贝因美官网,谢宏在15岁进入浙江工商大学的前身杭州商学院就读,学习食品卫生专业,可查询到的朱德宇简历显示,他为杭州商学院食品检验专业本科毕业。

2013年起,贝因美的业绩在迎来最高光时刻后便一路下滑。2013年营收61.17亿元、净利润7.21亿元,2014年营收50.49亿元,净利润骤降至0.69亿元。

2015年,谢宏在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专访时表示,“有一点是肯定的,我不想再出来亲自操盘,像过去那样冲锋陷阵,因为那样对贝因美的长远发展是不利的。”但2016年、2017年,贝因美连续亏损,2018年被实施“退市风险警告”,股票简称变为“ST因美”,来到退市边缘。

“A股变脸王”

2018年,卸任七年后的谢宏复出,再任贝因美董事长,当时他曾在朋友圈里写道,“53岁从头开始”。

2018年7月,创始人回归后的贝因美,聘任了原美素佳儿首席销售官包秀飞出任总经理。这曾让行业内认为贝因美有戏了。张恒是一位从业超过15年的奶粉行业人士,在他看来,美素佳儿在中国的增长,离不开包秀飞这位职业经理人的贡献。包秀飞加入贝因美,被张恒看作是一个契机。

然而,“谢宏出山、包秀飞从业多年的资源都无法让贝因美扭转局势,这让我们意识到,贝因美重振的难度之大。”张恒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

2018年,谢宏回归、长城国融纾困后的贝因美,业绩扭亏为盈,并在次年摘帽成功。但此后贝因美难脱困境,2021年净利润恢复盈利后,2022年再次预亏过亿元。

2013年至2021年的八年里,贝因美出现了10次业绩预告修正公告,其中2013年-2017年连续五年业绩修正,被市场调侃为“A股变脸王”。

如2016年,贝因美预计当年净利润亏损3.8亿元-4.1亿元,修正后预计亏损7.5亿元-8亿元;2017年上半年,原本公司预计将扭亏为盈,净利润最高达5000万元,但修正后预计亏损3.5亿元-3.8亿元。

2020年,贝因美预计盈利5400万元-8000万元,修正后,变为亏损3.28亿元,业绩从较上年增长150%,瞬间变为较上年同期下降217%。这样大起大落的业绩预告,也伴随着贝因美股价从最高峰的30.97元/股,一路跌至3.88元/股。

2021年年初,包秀飞提前离职,另一家上市乳企奶粉事业部总经理吴松航接棒包秀飞,成为贝因美高管并兼任天津工厂董事长,参与市场营销工作,但一年半后,吴松航离任。

一位知情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透露,贝因美并未对吴松航授予应有职权,“从包秀飞离开,他(谢宏)就不太相信空降经理人,更信任原有团队,这也是贝因美难以借助外力扭转败局的原因。”

“先货后款”形成大量应收账款

2011年,根据招股说明书,贝因美在23个省拥有超过2200家经销商,覆盖8万个以上的零售终端。据此前媒体报道,它们大量为县级经销商,造成经销渠道冗余。

2013年,贝因美曾因产品全线降价,爆发渠道危机。2015年进行渠道改革,淘汰了超过500家经销商。

同样是在2015年,年报写道,为抢占市场份额,强化原有终端,开拓新终端,从11月底开始,贝因美对优质客户进行了大幅度授信,将客户授信总金额从平时的0.5亿元提高至10.3亿元。

2015年12月,贝因美实现对授信客户的销售收入8.77亿元,形成应收账款10.26亿元。

奶粉行业中,销售采用“先款后货”是行规,即先交钱、后发货。一位行业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奶粉品牌和经销商的关系,就是打款配送,经销商进行垫资和渠道分销,目前的毛利大约在十来个点。

但贝因美显然走了一条不一样的路。何为客户授信?吕新作为贝因美前高管,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“即先货后款模式,可以使销售大增,但回款风险极大。”

他介绍,贝因美由于当年销售状况不好,就采用不收款先发货方式。在大卖场的销售中,更是提前大量发货,后期再收回货款,使得资金链紧张,并造成很大经营风险。在贝因美年报中对此的解释是:2015年,国家食药监总局对奶粉配方注册制有了详细规定,每家乳企可保留不得多于3个系列品牌9种配方奶粉,奶粉行业迎来洗牌,因此要抢占市场份额。

客户授信直接体现在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上。因对优质客户提供授信支持,2015年其应收账款较期初增加了220.66%,达13.63亿元,同年公司货币资金为3.92亿元,营业总收入45.34亿元。

2015年-2021年,贝因美应收账款除2020年下降至6.43亿元外,其余均在7亿元以上。2022年三季度末,其应收账款达6.96亿元,同期营业收入仅为8.02亿元。

在吕新看来,大量的应收账款,是企业多年来业绩压力所致。这种欠款发货模式,坏账会不可避免地持续走高。

“都知道这样是死路一条,因为资金是企业的血液,良性发展最重要。但一时之间,很难扭转,(扭转)会造成销售收入断崖式的下滑。”吕新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

据2021年年报,贝因美前五名经销商中,第四名客户销售额1923.91万元,期末应收账款余额达到了2683.99万元,这意味着,即使采用了先货后款模式,贝因美的经销商也还没有完成“赊账”的货物销售。

前五名经销商2021年末应收账款余额4112.64万元,截至报表披露日,应收账款期后回款合计915.56万元,占期末应收款余额的22.26%。同一年,贝因美资产减值-5818.7万元,占利润总额的-64.18%。公司表示,主要因本期计提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及存货跌价损失所致。

张恒对于贝因美的销售,也有自己的不解,他看到渠道疲软,但贝因美的市场投入并不小,他还记得,贝因美有段时间重点区域有一个政策,可以申请销售额的20%投入市场。

“这意味着,100万的销售额,20万的市场费用,这个比例很惊人,因为不是毛利。”

2015年,贝因美销售费用达到19.43亿元,同年公司营收45.34亿元。2021年度,贝因美销售费用为7452.55万元,但也占到营收的29.35%。

吕新认为,过去数年,贝因美多位骨干员工离职,使得人才匮乏十分严重。他透露,在贝因美最近一次的人事调整中,不得不大批提拔声称可以达成销售指标的业务人员,只要承诺达成销售指标,就马上任命其为公司高管,而不是根据实际经营管理能力来聘用。

“这种经营压力下,严重变形的企业管理和销售模式,必定会越来越差。”他认为,贝因美首先应该解决的还是应收账款带来的欠款风险,这虽然可能会导致销售收入数据下滑,但是会引导企业向良性发展。

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采访谢宏及贝因美数位现任高管,均未能获得回复。

“活下去是硬道理”

独立乳业分析师宋亮对贝因美的评价为,“僵而不死,必后活”。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“对于贝因美来说,首先是要活下去,现在就是一个休克疗法。”

在宋亮看来,贝因美的问题在于没有一个良好的团队。他认为谢宏作为曾经中国最大的奶粉企业掌门人,有很多做法是有超前意识的,例如曾经想要打造的“生养教”体系,例如现在正火热的母婴行业私域运营,贝因美在2015年就推出了“妈妈购”平台。

但其上市后急速扩张,造成了产能过大,涉及的产业过多,不能集中。最终当奶粉价盘出现问题后,整个渠道信心不足,造成业绩下滑。

“这些年,贝因美一直向小而美的方向发展。”在宋亮的观察里,近几年,贝因美已经在逐步恢复,2019-2020年业绩有所增长,但行业环境在发生巨大变化。

宋亮分析,一方面,疫情影响消费降级,出生人口在下降。另一方面,整个市场龙头企业崛起,非常强势,飞鹤、君乐宝、伊利,竞争非常激烈,价格战打得狠,对于中小型奶粉企业来说,受到很大挤压。

“近两年,贝因美的特医奶粉等产品已经起了量,此外,它给品牌方做代工,也起了很大作用。”宋亮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贝因美是“认养一头牛”的代工方,在他看来就是一次成功的转型。

贝因美2022年半年报显示,奶粉类产品生产量及销量同比上升均超30%,系OBM、ODM、OEM销量同比增加。认养一头牛招股书显示,2021年向贝因美及关联方采购的奶粉及奶粉加工超过6294万元,占贝因美当年营收比例超2.5%。

宋亮认为,谢宏是一个很专业的母婴行业的企业家,曾经取得过辉煌,也犯过错。到现在为止,贝因美虽然没有大幅增长,没有再次崛起,但仍在正常运营。

2023年2月22日,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婴幼儿配方奶粉“新国标”正式实施。这被业内称为“史上最严”的新国标。南方周末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贝因美,公司相关人士表示,旗下品牌“贝因美爱加”“可睿欣”“菁爱”“超冠宝”“美思雅”等10个系列的30款产品已获批,其他产品的二注工作也在有序推进。

对于与长城国融的纠纷,该工作人员表示,“这是大股东那边在负责,对上市公司的经营没什么影响。”

有受访者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简介为“贝因美创始人首席科学家”的公众号“谢宏真道理”,是谢宏的微信公众号,他在这个平台上发布了许多关于贝因美、教育、ChatGPT等热点关注文章。

1月27日,这一公众号发表了一篇《不要脸,活下去》的文章。在贝因美拜年图片下,该文写道:“我在不同场合不同时间经常会被问到类似的问题:怎么办?如何面对?怎么活下去?

“……该放下的放下,该拿起的拿起,有错就要认,挨揍要面对。然后翻篇,以时间换空间,尽最大努力,活下去是硬道理……”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78701331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(0)
上一篇 2024-02-21 11:41:54
下一篇 2024-02-21 11:46:30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